ripple的前世今生

超级管理员 发布于 4个月前 分类:XRP/瑞波币

前言

受到一篇题目为“PayPal 黑手党”的文章的启迪,引用网路和公开资源讲述下Ripple的故事。当涉及到众多区块货币时,我们大多数人都不了解的各个项目背景下都发生了什么,资金的投入和管理层的组建这些繁琐的事情未必能引起我们的兴趣,更不会引起普通公众的注意。

在众多项目中,Ripple无疑是最特别一家创业公司。 似乎有很多政治和业界领袖都与Ripple有着些许关联,无疑优秀的管理层是Ripple成功的关键。

事实上Ripple创立是早于比特币,或者说ripple是币圈的创业黑手党也并不过分。

作为企业的Ripple

当研究企业关系网时,如果仔细的话大家会从财经新闻看到Ripple的身影,有影响力的名人Bill Clinton, Donald Trump, Peter Thiel , 实权组织 IMF, Google,US Federal Reserve,the Reinventing Bretton Woods Committee 成员国 (RBWC)

Ripple的主要愿景是使世界能够像互联网一样快地快速转账和支付。 Ripple拥有300多名员工,并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印度,卢森堡,日本和迪拜设有办事处,为超过200多家公司客户提供服务。 他们的产品-xCurrent,xVia和xRapid- 受很多大财团所关注。而对于创始人Chris Larsen 来说 Ripple的数字资产XRP作用不仅限于做过桥代币,相信XRP甚至可以通过释放捆绑的资金,来帮助和防止下一次金融危机。

Ryan Fugger于2004年开始研发Ripple。2012年,Jed McCaleb,Arthur Britto,David Schwartz和Chris Larsen将其成立为OpenCoin Inc.。 一年后,该公司得到了硅谷最著名风险投资基金的支持。 其中包括Google Ventures,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和以80亿美元的价格将Skype卖给微软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

Paypal 黑手党

当提到PayPal必然就曾想到期间的管理层,Elon Musk, Peter Thiel, Steve Chen, Reid Hoffman, Russel Simmons。他们合作创办的公司最终以15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eBay,随后各自创业并成功成立市值达百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SpaceX, Tesla, Youtube, Yelp, Linkedin。

在币圈我们想到了无疑是恒星和波厂,原ripple前员工创立的,与PayPal经历相似呢。

Jed McCaleb,OpenCoin的创始人,Mt Gox交易所和eDonkey,最后离开Ripple,自行成立了Stellar,目前其市值为11亿美元。 2016年下旬,Justin Sun离开Ripple,也自行创立了Tron,目前估值超过9亿美元。Ripple的企业价值是什么,他们这些曾经参与Ripple的合作者们会是下一个前PayPal集团吗?

Ripple管理层与第三方合作伙伴关系

Chris Larsen - 执行主席,OpenCoin联合创始人之一。 他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汇丰银行(HSBC)技术顾问委员会(Fintech High Level Advisory Group)成员。

Susan Athey是另一位关键人物,她是微软和Ripple 高级顾问。 负责Ripple与Bill&Melinda Gates基金会之间的合作关系。 该合作伙伴关系旨在发展中国家“服务广大无法得到金融服务的民众”,在第三方世界将近20亿人既没有银行帐户,也未使用任何金融服务。

Ken Kurson 是与特朗普家族有密切关系的人。 他曾担任Jamestown Associates的执行副总裁,该公司在美国开展有争议的亲共和党广告活动,其中包括唐纳德·特朗普。 他几乎加入了第45任总统的政府,但因性骚扰指控而中止。 尽管如此,他仍然与特朗普家族有密切的联系。

北尾吉孝 SBI 现任执行主席,日本知名银行家,曾出任软银副总裁。SBI集团是Ripple主要支持者,持有Ripple 亚洲和R3亚洲 50%股权,创建日本第一家银行区块链交易所SBIVC。并为日本带来Ripple net,创立 Money Tap mobile 网络 实现日本29家银行加入。

Gene Sperling 在希拉里·克林顿 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担任首席经济顾问,并曾担任克林顿和奥巴马总统任职的国民经济委员会主任和国民经济顾问。

David Schwartz - Ripple CTO,2001年开始为WebMaster Inc.工作,设计了早期的基于云消息传递和存储系统(有相关专利),并为国家安全局(NSA)提供咨询,以帮助NSA消息传递软件与其现有的安全和公钥基础结构技术相集成。

以上只是部分管理层成员的经历和与外界的联系,还不包括美国第一部区块链金融监管法BitLicense创立者,前任美国检察官Ben Lawsky,当你仔细观察会发现Ripple拥有一支全明星团队。当了解更多细节时,无疑会更加令人着迷。

Ripple和与超国家集团的联系

Bilderberg集团成立于1954年,超国家集团,每年与会者会有130位。

Susan Athey在2013年参与彼尔德伯格会议后加入了Ripple。

Ana Boti 因担任桑坦德银行(Banco Santander)主席而应邀参加了2015年的会议; 4个月后,该银行对Ripple进行了投资。

Ripple早期投资人Peter Thiel,及其同事几乎参加了Bilderberg Group的所有会议。

比尔·克林顿同样是Bilderberg Group成员,他为18年Ripple Swell站台。

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也定期参加这些会议,17年为Ripple Swell站台。

较少进入普通民众视野的,重塑布莱顿森林体系委员会(RBWC) 。即便是关注财经消息,也仅仅会在新闻一角简短数句报道看到,易纲作为中国央行行长出席出席2周前9.12日主题为“新技术下全球贸易失衡和资本流动问题”的会议。而Ripple 欧洲政策部长也参加会议并演讲,与会者全部为世界各国金融政策制定者,包括IMF和欧洲央行高官。

芝加哥交易所和数字货币集团:令人惊讶的纽带

CME Group 主席Leo Melamed那句带有野心的话吗?“我们要驯服比特币”...变相的他们真的做到了。Ripple 投资者之一就是CME Group,同时 CME 高管Miguel Vias
也是ripple高管之一。

Ripple的另一位投资者是Digital Currency Group。 该集团在Coinbase和许多其他加密相关服务中拥有股份。

联系到Coinbase,让我们来看看Ripple与Viamericas Corporation的合作伙伴关系。 它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aul Dwyer是货币服务商业协会(MSBA)的董事会主席MSBA直接与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合作。现在我们还在担心证卷问题吗?XRP 已经登录Coinbase,并可以在证卷法最严格的纽约州进行交易。

此外Ripple还联合其他组织组建价值联盟“ Securing America’s Internet of Value Coalition”,聘用游说团队Klein/Johnson Group,向议会和Sec进行公关项目。

Ripple已与全球200多家世界和国家区域级银行和金融服务提供商进行合作。 这些机构不仅仅是 American Express,MoneyGram,渣打银行,PNC,UniCredit,BBVA,Santander和Credit Agricole。网络扩展还在继续,世界级别机构都会和ripple进行合作和成为其客户。

Ripple 同样积极连入其他网络, R3在去年12月份公告 未来R3结算系统中XRP 将成为其区块结算代币。同时 Ripple 与金融网络解决方案商Temenos合作,将为Ripple带来潜在5亿客户,3000家机构。

总结

当我们详细分析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正是Ripple的远见卓识推动了业务的发展。 无论好坏,开创性的技术离不开商业。 对于传统产业如此,对于区块链货币也是如此。 建立强大的商业基础的核心也是建立牢固的业务关系的关键。 这才是Ripple真正擅长的领域。

作者:RickyLiu

0个回复

  • 暂无回复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261450497@qq.com